页面载入中...

【我掀开了老师的裙子】重现金中都“水系” 辽金城垣博物馆改陈重张

我掀开了老师的裙子

  “水至清则无鱼,人至察则无朋”,说的就是刘震云这种情况,太聪明过人了,以至于没有评论家敢去评他的作品,免得露怯。“作家太聪明则没有评论家。”打一个不恰当的比方,莫言用丹田写作,刘震云用头脑,莫言有点类似于民间跳大神,狂言附体,跳出一身汗,却给人留出了阐释空间;刘震云则是神算子,手持一副八卦盘,刀子嘴,豆腐心,一切都在他的神机妙算中,旁人再说啥都是外道了。

  不过说实话,看到这么一个聪明绝顶的人兢兢业业写小说,也是当代文学的一大幸事。不是有句话说,现在聪明人早已改行不写小说了,言外之意剩下的都是笨人。

  读刘震云新作《吃瓜时代的儿女们》,最大的感触是猛。猛志固常在呀老刘。大作家还能这么不管不顾去反映现实,触及黑暗人生的底部,难得。贴现实贴得那么近,几乎像非虚构新闻体(把社会新闻稍作改编和夸饰而成的小说),但内里的罡风令人倒抽一口凉气。在每一个超级“燃”的经历后面,读者看到的是一条条颓败的生命线。

我掀开了老师的裙子

  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,要引导资金投向供需共同受益、具有乘数效应的先进制造、民生建设、基础设施短板等领域,促进产业和消费“双升级”。城市停车场建设这一“短板”将怎样补?又将对产业和消费带来多大影响?

  小区、商圈、景区,停车都是“老大难”

  “停车是个‘老大难’,搞得大家即使有车也不敢开,还有的人停车问题解决不了,干脆先不买车。”家住上海浦东、车龄20多年的车主老马说,因为自己所在的小区建设较早,也没有地下车库,居民停车非常困难。“车位紧张,供不应求,有些车主干脆停到小区外的马路、人行道上。既占道,又可能挨罚。新能源车就不用说了,充电桩太少了,谁敢买呀!”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【我掀开了老师的裙子】重现金中都“水系” 辽金城垣博物馆改陈重张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