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源流·良渚文化遗产创意设计专项赛启动

  对于网络文学20年来的发展,王蒙坦言了解有限,但是他一直支持网络是文学的一个很好的平台。“中国1949年以后很多的武侠小说、言情小说、侦探小说,类似这样的故事特别吸引人,在各种报纸上连载的,包括神怪小说数量也非常大,所以我并不陌生,我都看过,还比如1949年以前郑证因写的《鹰爪王》等等都很好看。”

  网络文学的成败都在于更自由的“审稿”机制

  王蒙指出,除了网站的签约作家,大神级作家,还有很多数百万的业余作家在网络上,“我的有些亲友的孙子辈都有写网络文学的,最后也出了书。”王蒙认为网络文学的好处和坏处都在于更自由的“审稿”机制,所以它很宽泛,但是每一个写作者都是希望自己写得好,而不是越写越烂,凑合着骗钱就行的。作家是各式各样的,德国汉学家顾彬在莫言得诺贝尔奖的时候就批评莫言写得太快了。他们德国大作家一天顶多能写一页,我就跟他说,你知道陀思妥耶夫斯基是怎么写的吗?王蒙说,陀思妥耶夫斯基有个爱好就是赌博,轮盘赌,一个礼拜全输了,快到交稿的时候他急了。所以他就找了一个速记员,一路走着他就像疯子一样开始说,速记员就记下来。所以陀思妥耶夫斯基最大的特点是不分段,因为他一口气说下来。相比现在的台湾香港作家写作,风格太不一样,他们恨不得一个字占一行。

  所以王蒙认为,作家是各式各样的,你只要能写得好,没什么是不可以的,“有一次参加一个科学院的院士会议,所有人都说很喜欢看小说,我就说喜欢看什么小说,都是金庸的,没一个看我的。如果你能写成金庸那样,我也是热烈祝贺,如果你写得不好,不管用什么平台,用什么东西,中国写得好的还是不够多,太不够了。”

  他担心的倒不是这篇文章,而是这篇文章开了个很不好的头儿,如果由此引起媒体炒作和社会广泛关注,顺藤摸瓜追下去,很有可能拔出萝卜带出泥。他不清楚还有什么东西在人手里捏着,还会扯出什么幺蛾子。

  任鸿飞皱了皱眉头,心里有说不出的厌烦。

  “绝不能任由媒体炒作下去!”任鸿飞抿了下嘴唇,暗暗咬牙。他在纸上不自觉地写了几个谈何容,又全部划掉,把纸一搓,扔进了废纸篓。

admin
源流·良渚文化遗产创意设计专项赛启动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